哪些科室最危险?我们分析了北京3年的医疗诉讼,结果发现…… | 医眼看法

作者 医脉通 11天前 3
繁體中文



导读

赔偿金额从0元至251.6万不等,0元赔偿案件占15.7%,78.2%的案件赔偿额度集中在1~50万。



来源:医脉通

作者:刘严 梁雨

本文为作者授权医脉通发布,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由于医调委、民间调解、双方协商等多种渠道处理医疗纠纷,虽然医疗纠纷数量在增多,但真正走上法庭提起诉讼的案件却呈逐年下降的趋势。而诉讼案件中有一部分,可能由于各种原因撤诉了,只有部分能够最终审理结束,获得一审判决。


北京的学者研究分析了2014~2016年三年间北京市全部的医疗损害责任纠纷诉讼案件,结果于2018年11月发表在中华医院管理杂志上。三年间,共计有445例一审判决,分析案件中患者的年龄、疾病、纠纷科室、鉴定责任、赔偿金额,医疗风险大小一目了然。



哪些科室最“危险”?


诉讼案件涉及最多的科室为妇产科,共有80件(18%)案件;亚军得主为骨科,有69件案件,占 15.5%;急诊位列第三,有45件(10.1% )案子;其他依次是普通外科、泌尿外科、神经外科、儿科、心脏内科、心脏血管外科等。之前,国内外很多研究分析,诉讼案件最多的科室为外科,因为将所有亚专业均纳入统计,导致统计的案件数远超妇产科。


一般来说,手术科室的诉讼风险要高于非手术科室。妇产科特别是产科风险最高,产科患者孕期流程、分娩过程中发生各种并发症,新生儿出现各种损害等都可能导致纠纷,进而被索赔。而急诊科由于危重患者较多,病情危急、变化快,对医师的处置能力要求较高,容易发生漏诊、误诊,历来被看做高风险科室。因此相对于内科,这些科室诉讼风险明显升高也并没有超出预料。



什么级别的医院最“危险”?


在能确定医疗机构等级的442件案件中,三级医疗机构医疗诉讼所占比例最高,有316件,占71.5%;其次为二级医疗机构,有 89 件,占 20.1%;而一级医疗机构或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仅有37件,占8.4% 。


三甲医院危重症患者较多,并且患者普遍对于三甲医院的期待更高,使得纠纷较多。



什么年龄段的患者最“危险”?


研究者将案件中的患者年龄以10岁为一组进行分析,结果显示50 ~ 59岁这一年龄段患者在医疗纠纷诉讼中占比最高,为82例,占18.4%,其次为30~39岁年龄组和40~49岁年龄组,分别为69例及63例 。案件数量较少的年龄段为10~19岁和≥80岁。


相对于老年人,中年人绝对成为诉讼的主力军。而由于北京生育年龄较晚,育龄期妇女的生育风险,则成为30~39岁这一年龄段的患者成为诉讼案例最多的原因。



患什么疾病的患者最“危险”?


从纠纷患者疾病谱来看,排名前5位的依次为肌肉骨骼结缔组织病、循环系统疾病、肿瘤、内分泌营养代谢系统疾病、眼和附器疾病。


而不同年龄段的疾病谱也不同,在案件最多的50~59岁年龄段患者中,最多的疾病为循环系统疾病,其次是肿瘤、肌肉骨骼结缔组织系统疾病。而在30~39岁年龄段患者中,肌肉骨骼结缔组织病最多,其次是消化系统疾病和妊娠分娩产褥期疾病。



案件都判多少钱?


在445件案件中,有81.6%的案件进行了鉴定,其中绝大多数案件为司法鉴定(97.2%),只有极少部分案件委托各级医学会鉴定。鉴定结果能够明确责任的案件仅占75.7%,其中医疗机构无责任的案件占10.7%,部分或次要责任比例最高,为35.6%。主要责任的案件占13.4%,全部责任的案件较少,仅占1.8%。


判决书和鉴定意见书指出医方的过错中,近一半的诉讼案件都存在告知不足的问题,也称为医疗伦理过失;近1/3的案件存在病历书写与管理问题;而八成以上的案件存在医疗质量问题——存在医疗技术过失。


而赔偿金额从0元至251.6万不等,0元赔偿案件占15.7%,78.2%的案件赔偿额度集中在1~50万。

 

对于这样一份分析报告,可算是忧喜参半。


喜的是,0元赔偿案件占有一定比例,可见“和谐”的判决方式在逐渐改变,并不是什么病人都能告出钱来。而次要责任比例较高,赔偿金额集中在1~50万,并没有给医疗机构增加过多的负担。毕竟相对于北京市上千万人口的就诊量,445例案件真不算是很多了。


让人忧心的是,骨科、妇产科、急诊科这些劳累的科室承担着极高的医疗风险,并没有什么办法来改变。作为一个急诊科医生,深感压力山大。而尽管对于病历书写、知情同意反复的强调,还是被大部分医生所忽视,成为导致过错的一部分。虽然有些医疗过失是难以避免的,但是告知、病历书写还是可以尽量做好的。


在司法鉴定中,医疗技术术水平因素,如诊疗方案不当、延误治疗、漏诊、抢救不及时、检查不完善、风险评估不足等过失为主要问题。而真正纯粹因手术并发症、医疗意外、器械或药品、护理等问题引发的纠纷较少。临床工作中的陋习较多,不能规范地按照诊疗常规实施诊疗,未能尽到合理的谨慎注意义务仍旧成为赔偿的重要原因。


虽然诉讼案件数量有限,但是医调委的数据是惊人的,记得北京医调委曾经发布数据称,每年医疗机构通过医调委赔偿的金额达到上亿元。


认真负责地管理病人,规范及时地书写病历,说起来简单,做起来真是很难的。

 

顾问律师:梁雨 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法学专业,现任北京仁创律师事务所主任。梁雨医疗法律专业团队长期从事医事法学研究及实务,有丰富的医疗法律从业经验。


参考文献

1.钟林涛,王将军,周山,肖久庆. 445 例北京市医疗损害责任纠纷诉讼案件中华医院管理杂志。 2018 ,34 (11):927-931.





精彩回顾


➤ 术后146天死亡,赔偿98万:没有谁的命是用钱买不来的!

➤ 面对曾经医闹的病人,你是否还愿意救助他?

➤ 一个“肺癌细胞”的独白:我从何而来,又将去往何处

➤ 19岁医学生隆鼻离奇死亡,至今死因成谜!

戳这里,更有料!

免责声明

微信公众号(www.wxnmh.com)本站文章均来自网友的提交,本站收录只为方便网友在电脑端阅读微信最新最热门的文章及朋友圈热文,不对原文做任何更改或添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权益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邮箱 : puttyroot?163.com(问号换成@))处理。

返回
这是一家面向医生、医疗从业者及医学知识爱好者的专业医学信息网站,关注医脉通,每天获取新鲜的医学资讯、行业新闻,足不出户知医事,抢先知晓医脉通旗下产品的即时信息。
文章数
466
微信号
medl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