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Stack基金会董事程辉:我亲历开源的四个阶段和创业的这些年

作者 InfoQ 9天前 5
繁體中文

文字 | 杨赛
视频 | 二叉树团队


我一直觉得开源软件对过去 30 年中国经济的发展是一个特别大的支撑性因素。在 40 年前中国开始跟国际接轨,打开了大门之后,整个的欧美的、包括日本的那些先进的思想、新型的技术开始流入中国,促进中国的发展。在所有的技术思想中,谁传播的最深,谁传播的最广?其实就是代码。

我是程辉,UnitedStack 公司创始人兼 CEO,OpenStack 基金会前董事。

OpenStack 是 2010 年开始的,2011 年基本可用。在新浪把它推向生产之后,我们写了一些技术分享文章,整个互联网界和传统 IT 企业,那些新型的科技部门对这个网页是特别感兴趣的。 因为云计算从 2006 年开始被大家所熟知,其实一直到 2011 年,绝大部分的人只闻其声,未见其人,不知道一个真正的运算长什么样子。

我是从读大学的时候,那时 AWS 第一个发布 S3 这个服务,我就开始接触它,我是特别知道一个公有云的云计算它长什么样子。当时我对亚马逊的内部很多服务特别好奇,因为它做的东西实在是太牛了:它如何做调度的?它如何实现信息化?它如何实现这么大规模的运算?如何做高可用?我的心中充满了疑惑,但是有这个玩意儿,我可以亲自把玩它,这种感觉带来的成就感非常强烈。

所以我在接触 OpenStack 之后,我的感受是我终于可以自己玩它了。我终于可以自己做像 AWS 类似的服务了。

2011 年,公司需要开启一个新项目,做一个内部的云资源管理平台。当时我还是一个很年轻的中级开发者。老实说在这么复杂的项目上,我是没有能力带领开发人员提升水平的,但是社区很快帮我们培养了团队, 可以说这是我对于整个开源社区的一个启蒙。

后来成立一个创业者,其实是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

我记得当时去红杉办公室签投资协议,签完之后回来在地铁上,其实我是特别沮丧的。因为未来全是未知的,我只是有一个很简单的想法而已。 那时候只是抱着一个朴素的想法:开源软件能不能用到传统企业?

当时我是特别自信的,相信工程师能够改变这个世界。 我认为只要我的产品有技术先进性,只要我公开出去,市场就会买单。

从 2013 年初公司成立到 2015 年,我们公司的所有工程师的邮件地址都是在网上开放的。然后我发现我们几乎所有的工程师都收到各种猎头的邮件电话了。甚至坐在办公室,你就能听到旁边有人接电话,一听可能就是猎头打了电话。当时陆陆续续有人被其他公司高薪挖走,但是当时我完全不在意这个事情,我还是只想着制作产品就可以了。

直到 2015 年下半年,发生了一件让我特别痛苦的事情,让我开始怀疑人生。

当时我们团队的技术负责人带着一位我们存储研发部门的非常不错的开发工程师,成立一家公司,也是专门做存储这块,也很快拿到了国内的风险投资。

这个事情对我的打击是特别大的,我开始去反思,到底创业这三年我做错了什么。

我反思了半年,我想,我从来没有思考过“人”的事情,人的需求,人的想法,人的东西,我总是在想这“事”该怎么做。

很多时候其实不是客户不愿意付费,是你没有明确你给他带来什么价值,你边界在哪儿,然后如何保证服务得以达成。

比较幸运的是说市场还给了我机会。我并不是说这家公司一定得挣多少钱,而是说我能否真正的去引领一个行业的变迁,真正能够改变很多用户的习惯,真正能够把企业级开源软件这个行当做出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模式,对生态里面的客户、厂商、包括其他的参与者,都能够有利,这是我最关注的一个事情。

其实我现在特别庆幸在创业的前三年,我能在这么短时间内经历这么大的挫折。 我非常感激整个过去六年特别能影响我的人,包括曾经那些离开我的人。

我特别特别感激这个时代。



点个好看少个 bug 👇

免责声明

微信公众号(www.wxnmh.com)本站文章均来自网友的提交,本站收录只为方便网友在电脑端阅读微信最新最热门的文章及朋友圈热文,不对原文做任何更改或添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权益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邮箱 : puttyroot?163.com(问号换成@))处理。

返回
有内容的技术社区媒体
文章数
838
微信号
infoq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