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的朋友圈:相识满天下,知己唯三人

作者 读者 1月前 3
繁體中文


文 | 洞见Neo

人活到一定年纪,朋友圈越来越大,而朋友却越来越少。



公元725年,一个24岁的男青年带着另外一个刚刚20出头的小伙子从四川出发,开启了一段说走就走的旅行。


他们是年少相识的至交好友,早就说好了要仗剑天涯,去看看世界的繁华。


的确,这个世界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精彩,他们走过了很多路,看到了很多美丽的风景,但是旅途中那个20出头的小伙子突然暴病而亡。


年少的时候我们总以为,很多事情都可以地久天长,长大后才发现:


在人来人往、聚散分离的人生旅途中,在各自不同的生命轨迹上,在不同经历的心海中,能够彼此相遇、相聚、相逢,是一种多么大的缘分和运气。


因为旅行、治病,男青年花光了所有的盘缠,有人劝他赶快给朋友入土为安。


可谁也未曾料到,他做出了一个惊人之举:为了不让朋友客死他乡,他背着朋友的尸骨,带到朋友的家乡安葬。


是不是像极了赵本山的电影《落叶归根》的剧情?


但是这个故事的原型早在1200年前的大唐就已经出现,那个暴毙的年轻人叫吴指南,那个背着朋友尸骨还乡的年轻人便是诗仙——李白。



三毛说:“朋友之义,难在义字千变万化。”


最初的我们也和年轻时候的诗仙一样,将朋友间的义气看得比山还高,比海还深,但是友情却有一个天敌,名曰时间。


你以为友情是一场终生相伴的旅行,却不知道有些人会猝然离场,甚至来不及好好道别,就已是天各一方。



李荣浩有一首特别流行的歌曲:“如果能重来,我要选李白。”


我不敢保证所有的中国人都是李白的粉丝,但我敢肯定,李白这样一个侠肝义胆的人没有谁不愿意和他交朋友。


读过李白的诗,想必大家的有一个特别直观的印象,诗仙的朋友遍天下。


在诗里,李白哭过酿酒的纪老头,哭过日本人晁衡,与夏十二登岳阳楼,又给刘十六写诗,更别说飞燕传书、纸短情长的贺知章、杜甫、孟浩然了。


这样的朋友圈可真够庞大的,但是你要问,其中有多少真正的友情,那么就要打一个问号了。


李白刚到长安做“京漂”那会儿,因为诗名远播,的确吸引了很多目光,加之不管有钱没钱,出手大方,性格豪爽,在酒桌上也着实结交了不少朋友。


甚至连皇帝的妹妹玉真公主,都邀请过他参加派对。


可一说起,能不能帮自己介绍份工作,给皇帝递个话?大多数人就像喝醉了似的,打着哈哈四散而去。


但改日一听到李白邀请大家喝酒玩乐,一瞬间又会聚集起一堆人。


作家少文杰曾经说过:


“一个人不可能有许多朋友。所谓朋友遍天下,不是一种诗意的夸张,便是一种浅薄的自负。


热衷于社交的人往往自诩朋友众多,其实他们心里明白,社交场上的主宰决不是友谊,而是利益或无聊。”



真正的友谊是不喧嚣的。


这个道理年轻时候的我们不懂,年轻时的李白也未必能够看清。



正所谓“吃人嘴短,拿人手短”。


有些人也不是一点忙也不愿意帮,只是李白的性格恃才傲物,让他向别人说个好话已经是极限了,可要他像其他人一样为了拜谒求官,不仅要卖脸,还要卖膝盖,可就是千难万难了。


当我们翻阅李白求职的那些简历,你能清楚地看见一个套路:


先夸一下对方,再捧一下自己,表明一下意图,最后还要加一句“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如此“诚意”,那些官老爷们也许早就恨不得你一蹶不振,哪还能让你步步高升?


可在李白的一众酒肉之交的达官显贵之中,有一人不一样。


他就是,贺知章。一个比李白大了42岁的老头儿。


李白和贺知章初见的时候是在长安城的一家酒肆,李白喝醉之后才发现忘记带钱。


贺知章见状大笑三声,取下御赐金龟,权当酒资。


自此,两人成为忘年交。


贺知章深知李白的傲气,也清楚他的才气,即便遭受同事的阻挠,他依然一次又一次地向朝廷举荐,为此老头儿可没少受旁人的闲气。


而且李白牛脾气一犯,谁都不认:“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


有一次唐玄宗下诏让李白见驾,这小子正在酒桌上和人拼酒,若不是贺知章帮着周旋,差点落得个抗旨不遵的违逆之罪。


在贺知章不遗余力地推荐下,终于在其退休前为李白谋得一个翰林的职位,而那一年李白正好42岁。


可就在李白走进大明宫的时候,告老还乡的贺知章却传出了病逝的消息。


四明有狂客,风流贺季真。

长安一相见,呼我谪仙人。

昔好杯中物,翻为松下尘。

金龟换酒处,却忆泪沾巾。

狂客归四明,山阴道士迎。

敕赐镜湖水,为君台沼荣。

人亡余故宅,空有荷花生。

念此杳如梦,凄然伤我情。


那一天风雨大作,李白恍然大悟:


原来他失去的不是一个肯为他“金龟换酒”的酒友,而是少了一位在人生旅途中能够欣赏他的知己。



孟子曰:“人之相识,贵在相知,人之相知,贵在知心。”


人世间有很多痛苦,但最大的痛苦莫过于生命还在,理想还在,知己却已不在。



知乎上有人问:为什么杜甫被称为“老杜”,李白没有被称为“老李”?


一个高赞回答很有意思:杜甫未曾年轻,李白从未老去。


杜甫的诗向来老气横秋,但是当他遇上李白的时候,却完全换了一副面孔。


昔我游宋中,惟梁效王都。

邑中九万家,高栋照通衢。

舟车半天下,主客多欢娱。

白刃仇不义,黄金倾有无。

忆与高李辈,论交入酒垆。

两公壮藻思,得我色敷腴。

气酣登吹台,怀古视平芜。


那一年,李白唱着“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出走大明宫。


那句“高公公,给爷脱靴”,成了李白留给长安的最后一声长笑。


然后李白和杜甫,在开封进行了一场世纪会面,半路还加入了一位比他们混得还惨的高适。


有人说,杜甫是李白的“迷弟”,对他是“单相思”。


杜甫将李白奉为偶像不假,可要说他们的友谊是“剃头的挑子一头热”就有些言过其实了。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光中,他们“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


同行同止,同唱同和,同醉同酣,相信如果不是好朋友,谁也做不到和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同睡一张床。


闻一多先生曾经这样形容过李杜的见面:


“四千年的历史里,除了孔子见老子,没有比这两人的会面,更重大,更神圣,更可纪念的。


我们再逼近我们的想象,譬如说,青天里太阳和月亮碰了头,那么,尘世上不知要焚起多少香案,不知有多少人要望天遥拜,说是皇天的祥瑞。”


杜甫陪着李白跋山涉水的时候,正值李白人生失意之时,知己亡故,事业受挫,庆幸的是他遇上了杜甫。


白刃仇不义,黄金倾有无。


一路上千辛万苦,杜甫不仅没有任何怨言,反倒是罕见的豪情万丈,甘愿为朋友两肋插刀。


于是,我们可以看见,往后余生,李白和杜甫的名字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即便历经千年,一刻也未曾分开。



纪伯伦说:“和你一同笑过的人,可能把你忘掉;但是陪你一同哭过的人,永不忘怀。”


真正的友情,永远可以风雨无阻地一起走下去。



安史之乱,对大唐王朝来说是一场灾难。同样,它于李白也是一场在劫难逃。


公元755年,李白隐居庐山,却依旧心怀天下。


这时候永王李璘突然到访,三度相邀,使他又一次燃起了报国之志,欣然前往。


可惜他跟错了领导,李璘被刚刚继位的新皇帝李亨宣布为叛军,李白锒铛入狱,危在旦夕。


你猜谁会来救朋友满天下的李白?


是高适?那个曾和一起畅游高山流水的同伴,现在正是看守他的长官。


但是,高适沉默了。


是杜甫?杜甫也确实在四处谋划着想要营救他,可是位卑言轻,只能自责地焦虑道:


“不见李生久,佯狂真可哀。世人皆欲杀,吾意独怜才。敏捷诗千首,飘零酒一杯。匡山读书处,头白好归来。”


是那些飞鹰走兔、斗酒吟诗的朋友?岑夫子、丹丘生、汪伦……他们都不在李白的身边。


人活到一定年纪,你会发现:朋友圈越来越大,而朋友却越来越少。


就在这时候,有一个人出手了。


“你还记得并州军营外的那个军汉吗?”


心灰意冷的李白被一位身材魁梧的将军从牢房中请出,恍惚中终于从记忆深处找到这张熟悉的面孔。


那年他途径并州,劫过一次法场,救下一位被冤枉却宁死不屈的士兵。


李白请他喝过酒,因为意气相投,引为知己,虽然那时李白已经是名满天下的大诗人。


这个士兵的名字叫做郭子仪,也就是眼前这位力挽狂澜、威震天下的兵马大元帅。


郭子仪说:斩谪仙可以,先把我脑袋拿去。


一代威名迈光弼,千秋知己属青莲。


曾经的“一面之缘”,成就了一段千古佳话。


三毛说过:


“朋友这种关系,最美在于锦上添花,热热闹闹庆喜事,花好月更圆,朋友之最可贵,贵在雪中送炭,不必对方开口急急自动相助。”


人在落难时,虽然很痛苦,却也是件好事,因为如果没有发生任何事,你就永远不会知道什么是真朋友,什么是假交情。


王家卫在《重庆森林》里说: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每个东西上面都有一个日子。我开始怀疑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是不会过期的?”


或许每个人的生命中,都会有这样的感情:走着走着,就远了。说着说着,就散了。看着看着,就淡了。


但是,总有一段情会永留心间。


“我以为友情是一辈子的事情。”


纵使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件事都有期限,我依然相信。


就像李白、贺知章、杜甫和郭子仪,他们也和我一样坚信着这句话。




本期话题


你觉得,好的友谊是什么样的?

✎欢迎在下方评论留言


作者:洞见Neo,微信公众号:洞见(ID:DJ00123987),不是每一种观点,都可以叫洞见。


-推荐阅读-

点击文字即可阅读全文


☞牢记这6句话,你的运气会越来越好!

☞50岁杨澜气质如初:一个女人的最好的活法,藏在这3件事里

☞“凡人章子怡”

“我毕业3年,年薪100w”:赚钱,就是一种修行


责任编辑x塞柏 值班编辑xkeke



免责声明

微信公众号(www.wxnmh.com)本站文章均来自网友的提交,本站收录只为方便网友在电脑端阅读微信最新最热门的文章及朋友圈热文,不对原文做任何更改或添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权益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邮箱 : puttyroot?163.com(问号换成@))处理。

返回
《读者》杂志官方订阅号。 中国人的心灵读本,全家人的精神纽带。
文章数
2538
微信号
duzhewei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