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辈子反攻都不可能了!

作者 天府泰剧 1月前 13
繁體中文

How To Change 纯情学长的恋爱兵法 第五章

 

Thioson也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眼看Nic学弟跟自己聊的话多起来了,但是突然间却又告辞回家,为了学弟省去打车的麻烦,他连忙把小电驴的钥匙借给学弟,如果不是现在这种情况,他早就亲自送学弟回家了,但是现在他也只能在家里踱来踱去。

唉!这会儿总算体会到心痛的滋味了。

但是......


“真是太幸福了!”正在桌上吃饭的Thae双手撑起下巴,抬起头,嘴角微微上扬,酒窝溢满笑意,眼神迷离,一脸如沐春风的样子,特别是想到......自己和学弟的心意是一致的!


“哪怕我做得不够好。”男孩叹了叹气,因为尽管自己和学弟心意相通,他也不能让学弟满意。


根据外面流传的风言风语,大家都说学弟是女王受,曾经带着超帅的男友出现在咖啡店里,但自那以后就不见踪影,后来又传出消息说他们分手了。而且每个来追求学弟的人不是高大威猛的工程师就是肌肉发达的医学生,所以,如果他想和学弟终成眷顾,长相厮守,还要学会怎么把学弟压在身下。


昨晚学长欲仙欲死,但是学弟看起来怎么那么痛苦呢。

Thae的脸微微发热,他还记得那一刻,当他轻轻呻吟的时候,仿佛有一根电棒进入了自己的身体,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但当他迷迷糊糊张开眼后,却看见自己的甜心学弟咬着牙,脸涨得鼓鼓的,学弟肯定是在抱怨不喜欢“攻”这个位置,但是为了教自己,只好亲自上阵。


所以,如果想追求学弟,就一定要学会怎么将学弟压在身下。

“下一次,一定不会再有什么闪失了!”Thae踌躇满志地告诉自己,然后将漂浮的目光收回到餐盘上。


虽然学弟看起来不是很满意,还是乖乖地把他做的饭全部吃完了。

Thae对自己的想法油然生出一种说不出的自豪感,然后拿起手机,进入推特,做起曾经被朋友们取笑的事情来。


就算Mano说这样就像是小女生才会做的事情又怎么呢?

推特是发泄情感的地方,而且也没有多少人关注他,所以,他怎么胡说八道也是他自己的事情。

胡思乱想了15分钟左右,Thae放下了手机,因为接下来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诶,我明明记得老妈把东西放在了这个柜子里了呀。”

身材干瘦的男生拖着步子走进了厨房,打开了储物柜,每动一下都会因为臀部的刺痛而忍不住咧嘴,但是当看到自己需要的东西时,就毫不犹豫地拿出新的保鲜膜和盒子,然后到水槽边,那里放着另外一样东西。


他用保鲜膜把那样东西包好,举起到眼前看了看。

“又是一件宝贝。”男生高兴地说。在他手上的是一支用过的牙刷。

不用说也知道是谁用过的东西了。


这样还不够,他把没洗的盘子、刀叉统统精心包装起来,然后再把它们放回房间。做完这一切后,他走到书桌旁,打开了抽屉的锁,只为了看看自己的宝贝。


没错,就是关于Nic学弟的藏品。


里面有小烟灰缸、空的面包袋、没有芯的笔、一本夹着各种各类花的厚本子,现在即将要加入的是一支用过的牙刷和没有洗过的餐具,旁边还有一张照片。


在偷偷关注学弟的时候,Thae收集了很多东西,但是却不敢偷拍学弟,因为害怕学弟发现后会不高兴,所以他只有一张学弟的旧照片,上面还有一个穿着校服的漂亮妹子站在学弟旁边,虽然只有一张照片,但是也足够了,因为......


“以后这里的藏品一定会多起来,不如让老妈帮我买多一个柜子!”


Thae 高兴地大笑起来,但是突然又停下来。


Thae自言自语起来,然后打开电脑搜索“男生怎样啪啪啪才不会痛”

“为了下次操作顺利,要好好研究一下了。”

当然,进入自己身体前的那一刻,Nic学弟是准备充足地站起来的,不是毫无预备的。

 

 

“死Thae,赶紧给我过来,马上!”

“你们又在发什么神经?”

休养生息了整个周末后,今天早上Thae满面春风地来到学校,毫不在意哥哥问他为什么走起来像只鸭子,现在他扑着双翼般来到了围在一起写作业的小团体中去,一言一举都被Ram清清楚楚地看在眼里。


“你这副得意的样子真是让老子恶心。”一号朋友Ram说。

“我说了,他每天都活在白日梦里。”二号朋友Game也不甘落后地数落了几句,


“我去,老子没有在胡说,最近我的小日子过得可幸福了,我的Nic学弟最可爱了!”

“老子也觉得这货没有在胡说。”


“Waen你真是好基友!”Thae张开手就要去抱Waen。

“老子还没说完呢!他做白日梦又不是什么奇怪事,他平时就是个样子,你们就习以为常算了。”三号朋友Waen丝毫不给面子地说出事实,Thae闭上嘴,慢慢地坐进朋友中间,动身时还是痛得忍不住低声呻吟。


正常走路已经不疼了,但是用力碰的话还是会痛达心扉。

基友团约好似的一起转过身密谋,过了一会儿就挥手示意Thae过去。


“昨天,你在推特上面怼我了吗?”

“嗯哼!”发推的人一点也没有觉得不好意思,连续点了好几次头,直到另外两个人忍不住对Waen使眼色说,你倒是问啊!

Waen深呼吸了一下,推了推眼镜,咳嗽了几声。

“你怎么了?口水卡喉咙了?”


“对啊,老子还要把它吐在你脸上呢,我呸!不要再开玩笑了,我是认真的。”在他再次开口说话前,另外两个基友用灼热的目光将质问Thae的“重务”抛给了他。


“你说你的Nic弟性感到爆炸是什么意思?”

“就是性感啊。”


“不是这样啦Waen,你绕来绕去都快绕到土耳其了,过来这边,老子来问!”看不下去的Ram赶走了Waen,自己替上。

“就是你说学弟的体毛很性感啊,难不成你见过了?”


“对啊,我见过了呀。”Thae一脸无辜地点头,直到另外一个基友大吸了一口气说:

“他们是想问,你和Nic学弟是不是圆房了!”

立刻,众人恍然大悟,啪!

“我们就说了嘛!”


当Thae的脸开始变色的时候,三个好基友几乎要同时拍脑袋了,从Thae说起学弟的体毛的时候他们就开始怀疑了,每次Thae臆想,无非就是说今天学弟愿意吃我做的饭了,今天学弟穿校服的样子真可爱,今天学弟和Kla学弟去吃涮涮锅了之类的话,都是一些表面的事情,从来没有一点“深度”,但是这一次,就深入到了学弟的体毛!


学弟恐怕不会只是为了脱衣服跳大神给他看吧!这次他们肯定发生了什么!


好基友们担忧地叹了叹气,在此之前他们没想过要插手这件事,因为一直以来就只是看见Thae在成天说梦话,倒也没有害处,但是Nic学弟长着一副情场老手的样子,自己的朋友只是纯情少男,除了会做白日梦,拿什么去和学弟斗智斗勇,更何况他已经深陷学弟不可自拔了。


“那老子继续问了......你做‘攻’还是‘受’吗?”


Ram开门见山地问,他一动不动地盯着Thae,说真的他没想过Thae曾经信誓旦旦地说过要让学弟当他的小受。


这个问题让Thae的脸更红了,他尴尬地笑了笑。

“你曾经说过要让学弟当你的小受”

“嗯,是有那么说过。”

这样就更加不用猜了。


这次,基友团们再次背过身讨论,Thae娇羞地低下头,尴尬地笑了笑说,

“老子不在行嘛。”

“什么?”

“就是我不太在行啊!”

“什么鬼?”


“我靠,就是你们在问的那件事啊!老子那方面不太在行嘛!第一次就要让Nic学弟亲自教我!”基友们问第二次的时候,Thae忍不住大声地说了出来,然后又马上沉默了,基友们怔住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用鄙视的眼神看着他。


“真是丢光了我们工程学院的脸!给力点行吗兄弟?”Ram第一个跑出来质问他。

“老子早就说了,你这人就一脸受样!”Game火上加油。

“你们就不要再添油加醋了!”Waen看似在帮Thae说话,但后面又加了一句,


“就算是下辈子,他也‘攻’不下学弟!”

砰!

“你们说够了没!还是不是老子的兄弟?”Thae站起来,重重地拍了下桌子,当然,手痛的也是他。


“哇痛死老子了!你们在质疑老子的能力吗?”

“对啊!”基友团们异口同声地答道,好让Thae认清自己。

“这次老子可能还不太在行,但是老子已经掌握秘诀了,Nic学弟什么都教给我了”这个身材干瘦的工程院生语气坚定地说。Game听到以后说,


“也就是说那一晚你吟声阵阵咯!”

“是啊,不,去你的Game!老子才没有像你说的那样!”说漏嘴的Thae已经来不及挽回了,朋友们更加看不起他,尤其是Game,

“真是丢光了我们学院的脸啊!”Game失望地摇了摇头,便低头继续写作业了。


看到基友们无视自己的样子,Thae更难过了。

谁都可以瞧不起老子,就是老子的朋友不行!

“你们等着瞧!下次老子一定要‘攻’下学弟!”Thae大声而清晰地说道。这个刚刚才坐下来的人又收拾好书包,径直地往来时的路走去。留下基友们又聊了起来,


“你们觉得怎么样?”

“老子觉得他肯定又跑去献身给学弟了。”

“老子也这么觉得!”

基友们都想到了一块去,像Thae那样,是做不成“老攻”的,只有被压的份。

要是Nic听到他们这样说恐怕会大笑起来,然后说......我也不愿意做被压的那个人!

 

男生之间的性爱......

这个危险的字眼,在学校这种地方显得格外突兀,但是Nic并不在意,因为他正在扫视着手机屏幕上其他更多的内容,过去的整个周末他都在看电影,接触中世纪的骑士世界,但还是不能接受,最后他回到了阅读这件最基础的事情上。


在异性恋的人眼里,削瘦的Nic算是大三药剂学院帅哥里的其中一名,但是说到同性恋,大部分就只有那些从朋友那里听到的那些想追求自己哥哥的矮穷矬,等到Nic开始找这方面的资料的时候,他发现了很多有趣的东西。

肯定,早有准备是有好处的,越早准备就越能防范那些想在背后偷袭的人。


“老子要让他爽到忘记那些想法!”

“什么这么爽,臭小子?”

唉!

正在自言自语的男生被突然响起的熟悉声音和搭过来的手吓得虎躯一震,伴随而来的还有死党Kla帅气的脸,

“哇Nic,你小子也对这方面感兴趣?”

可以肯定的是,Kla什么都看到了。


但是,Nic很清楚知道如果让Kla掺和到这件事,一切就没完没了了,所以这个看上去安安静静美少年,露出狡猾的目光说道:

“你少插手一件事行不行?”

“老子是在担心你啊,不要这样啦,对这方面感兴趣就说嘛,老子在这方面早就是老司机了。”

“看我的嘴型,禽兽!”


这句话毫无震慑力,Kla挨着Nic坐下后哈哈大笑,用力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那为什么突然研究起这些东西来?难道是那一晚......”有时候,Nic也很讨厌Kla这个聪明的脑子,因为他总是转转眼珠子就能想起重要的事情。


“小子,老子问你,为什么那天我会在Thae学长的家里,你不是和我在一起吗?”

Nic突然想起了那天是基友抛弃了自己,Kla装出可怜的样子,用略带欠揍的语气说:


“你要理解老子啊,那天老子拼了命灌醉学弟,还不是为了他醉了以后可以照顾他,老子说什么也不能错过那次机会,而且你小子一个人也可以照顾好自己,我去!难道那天你失身了!”Kla两眼放光,虽然知道基友只是开开玩笑,但是为了自己的尊严,Nic大笑起来说:


“要是老子失身给了Thae学长,那老子就重新投胎!”

“也就是说学长失身给了你!”

“......”

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啪啪啪


“哈哈哈,我亲爱的老铁,欢迎来到新世界!”

Kla拍肩膀还不够,还像保险广告代言人一样展开手臂,好像在说,跟了老子这辈子就有保障了,仿佛洗湿了头后就不得不走上这条不归路。


“那你觉得怎么样?”

Nic没有回答,只是微笑,眼神闪烁,仿佛用眼神比言语更能表达自己的想法,Kla也点了点头,满意地摸了摸下巴。

“老子早就知道你喜欢那种类型。”


“我喜欢的是女生”听到的人马上反驳。

“你喜欢的类型不就是眼睛大大、鼻子秀气、嘴巴红红、肤白、黑发再加上性格有趣的吗?原来这么多年来老子一直都理解错了,是老子错了!”


老子喜欢什么,你都猜对了,就是猜错了性别!

Nic本想这样说,但是Kla抢先一步,在他耳边细声说:

“虽然学长是男人,但是你也对他上瘾了?”

“呵!”这一次,听的人干笑了一下,向后退了退,直直地看着基友的眼睛说:

“不要再怂恿老子!”


“老子没有,看你的眼神就知道不需要这样做。”

Nic没有回应,只是耸了耸肩,然后收拾书包准备上课,眼神却越来越较真起来。

在自己的空窗期,撩一个人来消遣时间也没有什么错。

既然他的好基友能让男人心甘情愿地当他的老婆,那自己也能让“老攻”变为“小受”。


想和Nic斗,还是等下辈子吧。

老子要证明给你们看,老子是行的!


一整天,Thae都在对朋友们的话耿耿于怀,所以和老师讨论完项目上的事情后,他马上跑去药剂学院的楼下,越是看到远远停着的自己的小电驴就越高兴,再也不用担心找不到来找学弟的借口了。

说好的还衣服呢?说好的来拿车呢?学弟应该不会这样子抱怨个不停吧。


这个靠在柱子上的男人一想到自己的小甜心学弟,各种担忧也就渐渐消失了,他忍不住泛起笑意,露出可爱的酒窝,这也吸引了刚刚从教学楼出来的男生。


是他变得更可爱了,还是老子的眼神变差了?

Nic只能问自己,他停下脚步静静地看了一会儿,高高瘦瘦的男人在校服的衬托下更显挺拔,阳光洒在他身上,倒映出清晰可见的线条,一头富有光泽的黑发在风中飘散,他微微地笑着,嘴巴上扬的弧度很是好看。


回忆一闪而过

每当想到那件事,就越发觉得他可爱。

说的就是上周五的那件事,Nic已经验证过了,学长身上的每一处都是那么的可爱迷人,特别是当自己深深进入他的身体的时候,那张眼泪汪汪的脸真是惹人怜惜,可爱至极。


“我一定是被Kla那家伙给洗脑了!”当Nic像以往每次那样径直走过去时,他为自己的打脸行为在心里默默给基友道了个歉。

无论怎样他都是我的“小受”了,如果逃避的话,就会被别人说自己的闲话。

“你在等我吗?”

“Nic学弟!”


当看到面前的这个人,特别是看到他高兴得不知道该说什么的表情时,Nic突然定住了,

学长能不能再做一次刚刚被人上完的表情呀?

“学长是来拿车的吗?正好我本来也打算今晚还给你。”

“对啊,但要是学弟喜欢用,那就先拿去用吧!”Thae积极地点点头,直到让一旁看的人都担心他的头要掉下来了,于是便掏出钥匙还给他。


“不用了学长,你太客气了。”

“真的不要吗?”Thae的神色黯淡了下去,还车的人也感受到了他的失望。


哪个还车的人会因为没有继续用下去而觉得自己做错了呢?

“学长拿回去吧!”听到以后,Thae还是伸出手收下钥匙,一旁的高个子察觉到了些什么。


“为什么今天学长不敢看我的眼睛?”

    唉!

    “没...没有啊,我有看啊,看这边,看到没有!”说着便抬起头对视了一下,然后又低下头去,脸色比女孩子都还要白里透红。

一旁看着的人曾经对这张脸感到厌恶,但现在并没有。

他伸出手来轻轻挑起Thae的下巴。


这一次,两双眼睛的目光触碰到了一起,直到Nic清楚地感受到对方的眼神在颤抖、回避自己,他嘴角扬起,轻轻问道:

“学长的脸真红,还是说学长在想什么儿童不宜的东西?”

“没...没有!”


要是老子信了你的鬼,老子就是猪!

眼前的这个人行为可疑,无论是他躲闪的眼神,提高的音量还是发红的脸都证明着他在想着那晚的事情。


“没有啦,我没有在想那种东西,我在想...呃,对啦,你的衣服还给你!”Thae口齿不清地为自己找借口,突然想起了还学弟衣服的这件事来,他手忙脚乱地打开背包,拿出一套新的校服:

“旧校服上的污渍洗不掉了,所以我就买了一套新的还你,和原来的尺寸一样。”Thae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因为真正的原因不是这个。


不是因为洗不掉衣服上的污渍,而是实在不想把它还给学弟,这可是学弟(穿过)的衣服啊!


这个神经病在心里暗想。然后使劲对着学弟笑,他把衣服放到学弟手里,却发现那双深邃的眼睛微眯着,像在观察着什么,既压迫又令人恐惧,再加上学弟一直在逼问,不愿意说出心声的他越是觉得不安。


“学长真的没有在想那晚的事情吗?”

“呃,对啊。”

“......”

还没完,Nic学弟还在盯着自己,自己又那么喜欢学弟,还能做些什么呢?除了......

“就...有想一点点。”


“想什么?”另一方继续逼问,Thae再次低下头躲避。

“就,就是那件事啊。”

“什么事?”


“呃......就是...让学弟满意的事啊”听的人眯了眯眼睛,但是没有再审问下去,只是点了点头,好像不想再提起这件事了。


“学长那么照顾我,那我是不是应该好好奖励一下学长呢?”这一次,没有任何反驳,没有躲避,也没有逃跑,只是用狐狸般狡猾的目光直直地盯着,让猎物不禁颤抖。听到“奖励”这个词,Thae马上抬起头,虽然嘴上说着拒绝,但是眼里却充满着渴望。


“不用了,学长只是力所能及罢了。”

“但是我想报答学长,如果学长不接受,岂不是辜负了我的一片心意。”


“好好好,我接受。”既然自己的挚爱都这样说了,除了接受,自己还能有别的选择吗?只能马上答应。Nic听了以后非常满意,抬起头往两边看了看,为了躲避行人的目光,便拉着抱着新校服的Thae走到了一栋楼的一个角落里。


砰!

Nic将Thae推到了墙边,低下头注视着他。

“学长的‘奖励’就是......”帅气的男生伸出手,用指尖轻轻地碰了碰那片红润的唇,压低了声音,意味深长地注视着那片唇:

“让学长来吻我怎么样?”


“!!!”

Thae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这一刻就像是中了彩票大奖一样,他紧张地喘气,那把富有磁性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学长不想要吗?”


“呃...要,我要!”

来了,向学弟证明自己的机会来了!

Thae连忙提醒自己,虽然仅是看学弟的嘴唇,自己的心脏就快要跳出来了,但是想到这么好的机会摆在眼前,他就慢慢地把脸靠过去,闭上眼睛,努力克制自己的害羞,下定决心一定要用尽所有技巧,让学弟软倒在他的怀里。


大概是这样子吧,Nic这么觉得。因为不仅对方长得一脸天真纯良,而且这样碰碰舔舔自己的样子和猫没什么区别。


好了,时间到了。

Nic瞥了一眼手表,秒针已经走满一圈了,提醒他是时候要亲自出马了。


这就是要让学长做自己“小受”的努力成果。

“学长认输吧!” Nic凑到还是一脸懵逼的Thae耳边轻轻说,他要让学长知道,无论学长有多努力,也只是无用“攻”。


如果学长想让我满意,我一定会配合的,只不过是按我的方式来配合。

这样想了以后,他觉得有点无趣想要逃跑了,但也是时候轮到他来出点手了。


 

更多章节请戳

开篇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原文:Mame

翻译:笼包仔


纯情学长的恋爱兵法小说由天府泰剧译制,请勿转载到其他平台!

免责声明

微信公众号(www.wxnmh.com)本站文章均来自网友的提交,本站收录只为方便网友在电脑端阅读微信最新最热门的文章及朋友圈热文,不对原文做任何更改或添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权益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邮箱 : puttyroot?163.com(问号换成@))处理。

返回
您好,这里是天府泰剧!更多精彩泰剧、音乐、视频请关注官方微博@天府泰剧!
文章数
443
微信号
tianfutaiju